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清秋

 
 
 

日志

 
 

拾花女人印象(原)  

2011-09-15 22:32:38|  分类: 生活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到拾花女人这个名字,是在教育局主办的杂志上。见名字特别些,便向同行问起,得到的回答多有不屑:你问她呀,文章写的还可以,但别见到真人!

  数日前,教育局专题片摄制组到校采编,两三个小伙子,由一个中年妇女领了来,妇女相貌平平,身材较胖,语不惊人,衣不鲜亮。了解了一些情况,要了一份宣传材料,说过些日子再来拍摄。

  当时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只是不知这样一个女人会是哪家神圣,怕是骗吃骗喝的主吧。

  这日中午回家,刚端起碗吃了口,烟头来电:回家了?来一趟学校吧。又补充:把碗放下呵。

  十分钟骑行到单位,出了一身汗。又见到了这个女人,还是领着两个小伙,一个驾车,一个扛摄像机。

  依然是了解学校情况,眼见午时已过,烟头让带他们去饭店吃饭。

  对方推让了一下,由我和老皮带了去。地点又选择了那家上海豆捞坊。

  推位让座,确认了那女人应是带队人员。在她出去的一会儿,两个小伙子又似乎语带不敬。

  餐桌上不一会儿互相结识。两个小伙儿因为录制专题片调到教育局帮忙,介绍到女人时,一位小伙子颇有意味地说,这位郝老师是写过书出过书的,笔名叫作:拾花女人。

  我道:久闻大名哦。

  拾花女人道:是吗?然后开始谈到了她的写作上。

  大家酒喝的不多,两位小伙下午要工作没喝,我正闹咳嗽也没喝,拾花倒了一点点,老皮喝了一大杯。共同的话题是听拾花女人讲她的文章。

  拾花先谈一桩糗事。说自己很少去商场,一次骑车从小区出来居然找不到家了,最后租了三轮给送了回来。

  在谈到自己在乡下当老师的时候,课余就是在山间地头游转,感受那种恬静的氛围。自己的散文集《梦里花开》就在那时候写成。里面写了很多乡村野趣,有些场景在现实中再不能见到了。

  我问:你写博客吗?

  拾花说,写过,但后来对网络有了畏惧。

  说一个女人在网上用“拾花女”的名字不停地盗用自己的文字,公开发布,据为己有。任凭原作者一再示警,依然故我。而由于原作者不善打理回复,竟使对方占有了极高的人气和点击率。

  后来投诉到网站,网站才出面封闭了对方。而拾花则由于对网络的不信任而少了在网络上发布文字的兴趣。

  兴之所致,拾花谈到自己的文字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和追捧,更有许多仰慕者请求见面,自己一再声明“可以喜欢我的文字,不一定喜欢我这个人”,直言自己已是垂暮之年,而对方依然企求不舍……

  话题转到语文教材,拾花感慨教材中鲁迅文章被删是国家之不幸,感慨《荷塘月色》无与伦比的精美……

  老皮介绍我也是喜欢写博的人,拾花女人饶有兴致地问我在网上的名字,我避而不谈开始商讨下午摄像的事宜。

  拾花说自己是追求唯美的人,很多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极致。说到摄像,拾花开始给摄像师指点镜头语言的运用,讲艺术语言的相通。

  吃了服务员下在火锅里的拉面,大家返回学校组织拍摄,可惜很多工作还不就绪,拾花对采集到的镜头也并不十分满意,只得带了学校以前制作的专题片告别,而我则多了一份对拾花女人导演的专题片的期待,看看这拾花女人究竟会制作出什么精品影音。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