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清秋

 
 
 

日志

 
 

叹七贤(原)  

2010-07-27 11:21:13|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暑假最大的心病,便是招生。

       这项工作,原不应该让我们这些呆子去做,这个责任,也不应该由我们这些教师承担,但没办法,国家好好大力提倡的职业教育,惨淡如斯,只得在上级领导的鞭策下,去练嘴皮子,完任务。

      是日阴天,邀了MK外出。选择了县城最西的乡镇,作为突破口。

      一个上午,成效显著,虽没有人直接报名,可也走访了七八户,且不论任务完的如何,国家的职教政策却宣传到了所到家户,也算是没有辜负国家这些年对我们的培养。

       途经竹林寺,忽然想起自己还有竹林七贤这样声名显赫的邻居。便牺牲了午休时间前去拜谒。

       眼前的竹林寺,只是一处小寺院,说是寺院,其实连院墙也没有,一处大殿、两处陪殿也才修好不久,供奉的却是如来、玉皇,可能是修建者想到了竹林七贤的名望,在大殿的一侧修建了一处八角小亭,刻画了七贤的画像和部分诗作。小亭修建的较为粗陋,字画也谈不上精美。名为竹林寺,四周被玉米田所围,一枝竹子也看不见,却有少皮没毛的一家野猫悲凉嚎叫,出入觅食。

  附近有村曰山阳村,村因泉名。有一个农妇给我们指点了山阳泉的位置,说在修南水北调工程之前,这里的泉水从来没有断过。而南水北调工程刚修到这里,泉水便干涸了。

       走过去看,果见玉米田里有一大坑,由堤坝隔成了三处,卵石随处可见,个别地方还有湿润的痕迹,更多的地方则已被作物覆盖。

  目睹此景,不仅唏嘘,当年竹林七贤隐居此地,曾令多少天下名士神往,而如今胜迹不存,徒留感伤。

叹七贤(原) - 大漠清秋 -        叹七贤(原) - 大漠清秋 -

       想那魏晋时代的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阮咸、王戎七才子,崇尚老庄之学,不拘礼法,生性放达,“弃经典而尚老庄,蔑礼法而崇放达”。他们常集于山阳竹林之下,喝酒吟诗,清谈佯狂,肆意酣畅,何等潇洒。却又被执政的司马集团所不容,在司马氏的血腥政治面前,七人下场迥异,嵇康因拒绝合作而被杀,向秀在嵇康被害后被迫出仕。阮咸入晋曾为散骑侍郎﹐但不为司马炎所重。山涛起先“隐身自晦”﹐但40岁后出仕﹐投靠司马师﹐历任多职﹐成为司马氏政权的高官。王戎为人鄙吝﹐功名心最盛﹐入晋后长期为侍中﹑吏部尚书﹑司徒等﹐历晋两朝﹐至八王乱起﹐仍优游暇豫﹐不失其位。

      七贤的故事很多,尤其以下面几则最为经典:

  一、嵇康神交山巨源,悲情一曲广陵散

  嵇康娶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曾任中散大夫,对于司马氏政权采取不合作态度,因此颇招忌恨。后山涛(山巨源)从司马朝中任职,遂做《与山巨源绝交书》。后遭陷害,临刑嵇康神色自若,奏《广陵散》一曲,从容赴死。嵇康临刑前,对儿女最放心的安排是,叫他们投靠山涛。而在嵇康死后,山涛一直悉心照料并抚养着他的儿女,演绎出一段“君子和而不同”的佳话。

  二、阮籍原本是情种,傲睨向人青白眼

  阮籍邻家少妇有些美色,他便经常与王戎前去买酒痛饮,酒醉后便睡在卖酒的美妇身边,但却从未有其他过分行为。

  还有一次,听说有一颇具才色之女,未嫁而死,阮籍虽不认识这个女子的父亲或者兄弟,不顾世人议论,跑到灵前大哭一场,尽哀而还。

在这一点上,阮籍受到了曹雪芹的推崇,在他笔下,贾宝玉明显就有阮籍的影子。

  阮籍还有翻转青白眼的绝技,看人的时候,可以根据自己的好恶,或者露出黑眼珠,或者露出白眼。他的母亲去世之后,稽康的哥哥稽喜来致哀,但因为稽喜是在司马氏朝中为官的礼法之士,他不管守丧期间应有的礼节,给了稽喜一个大白眼;后来稽康带著酒、夹著琴来,他便大喜,马上由白眼转为青眼。

  阮籍的绝技让鲁迅都羡慕不已。他说,“白眼大概是全然看不见眸子的,恐怕要练习很久才能够。青眼我会装,白眼我却装不好。”

  三、山涛原非贤中客,辅佐司马选才贤

  山涛虽然年轻时崇尚老庄思想加入了竹林七贤之列,可是本质上他却不是一个浪漫的文学家或忘情的政治家,而是一个拘守世俗礼法的彬彬君子。山涛的性格基本上不是一个真能忘情逍遥世外的人,还是身在红尘之中有野心想立身扬名於世,只不过因他政治上的远识,使他在政争最厉害的时候避世远遁,一旦机会来了他还是会出仕。后来任官于司马师、司马昭、司马炎的三代政权,成为司马氏政权的得力助手,他与阮籍嵇康不同,他的一生鲜少有反司马氏思想,反而紧密的围绕在司马氏政权左右,并成为司马氏晋王朝的开国功臣。山涛为当时的晋朝选取了大量人才,在当官时选贤任人,对自己约束甚严,对于贿款而能一直坚守其节,在那时的政治风气下实属不易。

  四、刘伶嗜酒天下传,杜康一饮醉三年

  刘伶经常乘鹿车,手裏抱著一壶酒,命仆人提著锄头跟在车子的後面跑,并说道:如果我醉死了,便就地把我埋葬了。他嗜酒如命,放浪形骸由此可见。
  有一次,他喝醉了酒跟镇上的人吵架,对方生气地卷起袖子,挥拳就要打他,刘伶却很镇定从容地说:我这像鸡肋般细瘦的身体,那有地方可以安放老兄的拳头。对方听了,笑了起来,终于把拳头放了下来。
  有一次,他的酒病又发作得很厉害,要求妻子拿酒,他的妻子哭著把剩馀的酒洒在地上,又摔破了酒瓶子,涕泗纵横地劝他戒酒。刘伶回答说,好呀!可是靠我自己的力量是没法戒酒的,必须在神明前发誓,才能戒得掉。就烦你准备酒肉祭神吧。他的妻子信以为真,听从了他的吩咐。于是刘伶把酒肉供在神桌前,跪下来祝告说: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人之言,慎不可听。说完,取过酒肉,结果又喝得大醉了。

  刘伶一次在屋子里面光着身子纵情饮酒,人进屋找他,见来人讥讽他此种窘态,他就傲然地说道:天地是我的房屋,屋子是我的衣裤,你们为什么要钻进我的裤裆里来?

  传说杜康在白水康家卫开了一个酒店。一天,刘伶从这里路过,看见酒店门上贴着一幅对联:“猛虎一杯山中醉,蛟龙两盅海底眠”。横批:“不醉三年不要钱”。刘伶看了,不禁哈哈大笑,心想,我这个赫赫有名的海量酒仙,哪里的酒没吃过,从未见过这样夸海口的。且让我把你的酒统统喝干,看你还敢不敢狂?接着,刘伶进了酒店,杜康举杯相敬。谁知,三杯下肚,刘伶只觉天旋地转,果然醉倒了,跌跌撞撞地回家去,一醉三年。三年后,杜康到刘伶家要酒钱。家人说,刘伶已死去三年了。刘伶的妻子听到杜康来讨酒钱,又气又恨,上前一把揪往杜康,哭闹着要和杜康打人命官司。杜康笑道:“刘伶未死,是醉过去了。”他们到了墓地,打开棺材一看,刘伶醉意已消,慢慢苏醒过来。他睁开睡眼,伸开双臂,打了一个大呵欠,吹出一股喷鼻的酒香,得意地说:“好酒,真香啊!”

  五、叔侄放达大小阮,改造琵琶乐名传

  阮咸是阮籍之侄, 与籍并称为“大小阮” 。历官散骑侍郎,补始平太守。为人旷放,不拘礼法。阮籍就是他的叔父,两人合称为“大小阮”。虽然叔侄间有辈分差距,但却不拘形迹,经常像朋友一样共同游戏,那种放浪不羁的生活作风,也的确各有千秋。阮咸和阮籍一样,生平也很鄙视礼法。一方面固然是由于他们崇尚老庄之说,鄙视种种所谓的繁文缛节;而另一方面,这也是对当代权贵们的一种实际抗议。而阮咸也在母丧期间,穿著孝服,骑驴去追自己私恋的一个鲜卑婢。

  古有七月七节晒衣的习俗,阮咸家贫,就挑了粗布短裤出来晒,蔑视富家的绫罗绸缎。阮咸善弹直颈琵琶,直颈琵琶后改称阮咸,简称阮。七贤之中,除了阮籍、嵇康对音乐有深厚的素养外,阮咸也是杰出的音乐天才。他虽然名列“竹林七贤”,但他的文学作品并没有流传下来,反而是因音乐上的成就而为世人所认识。如果说,嵇康是当代的操琴名手,那麼阮咸就是当时的琵琶大家。

  六、向秀打铁磨其志,点注庄子惊众贤

  向秀虽为竹林七贤之一,却没有阮籍、嵇康、刘伶等耽溺饮酒和放任的行为,他与其他六贤在气质上有着相当的不同。与嵇康、吕安较为亲近。当嵇康隐居以锻铁自给时,与他一起工作的就是向秀。湘绣曾与吕安同在山阳(嵇康住宅所在之地)地方灌园以自给。种田、栽培蔬菜并不是他们的嗜好所在,以田园工作换取生活所需,一旦有了空闲,就相携出游于大自然间,逃脱政治的黑暗樊笼,得到精神上的自由。

  向向秀好读书曾一度被其他贤人嘲笑。向秀喜好老庄之学,对儒家思想也是相当有研究的。他二十岁时,曾写过一篇《儒道论》,还作了《庄子注》完成此工作後,请嵇康、吕安批评,看完之後,几乎给予一致的赞叹。

  八、王戎识李不惧虎,官运亨通怡寿年

  王戎七岁,曾经同一群小朋友出去玩耍,看到路边有结满了李子的果树,很多小朋友争着摘取,只有王戎不动。别人问他为什么不去摘,他说:果树长在路边而李子甚多,一定是苦涩的果子。仿佛天生预言家一样。这下神童的美誉就传开了,

  魏国皇帝听了,就来试他,用一只没牙的老虎,让百姓围观,结果老虎一声大吼,吓得众人屁滚尿流,四散奔逃,唯独戎湛然不动,了无恐色,让人啧啧称叹。

  但也说法说,王戎回家却被他母亲狠狠打了一顿,理由是都七岁了还拉屎在裤裆里,原来一看老虎,王戎早吓得傻了,腿软的拉了屎也不自知。

  王戎一生,官运亨通,平步青云,位高爵显,但身当国家重任,却对朝政一无贡献,只是一味的逃避求荣,阿谀求全,最后寿终正寝。

  …… ……

叹七贤(原) - 大漠清秋 -

  时光流转,斗转星移,不知有多少人咏叹过竹林七贤——

  杜甫在《入衡州》一诗中写道:我师嵇叔夜,世贤张子房。柴荆寄乐土,鹏路观翱翔。

  白居易则在《和皇甫郎中秋晓同登天宫阁言怀六韵》写道:碧天忽已高,白日犹未短。玲珑晓楼阁,清脆秋丝管。张翰一杯酣,嵇康终日懒。尘中足忧累,云外多疏散。

  陆游在《自嘲》一诗中吟唱道:华子中年百事忘,嵇生仍坐懒为妨。病于荣宦冥心入,老向端闲得味长。

  1750年,40岁的乾隆皇帝途经七贤聚会之所,不禁大发思古之幽情,挥笔写下了《七贤诗》:嵇康放达意真豪,嗣宗青眼夸神交。启事吏隐何妨涛,沛 豫流形陶陶。小阮不愧玉树曹,阿戎清爽舞浊醪。竹林之游芳躅高,延之过激由去朝。

  …… ……

  而今,七贤的故事都成了传说,焦作修武县还在和新乡辉县为哪里是七贤真正的隐居处做着无谓的争执,但真正让人扼腕的是七贤的不同境遇。象七贤中那些不满虚伪,追求真情实感,追求个性解放,追求个性独立的行为,普天之下,又有几人真正做到?而碌碌如我辈者却只能为虚无的名利所累,为所谓的任务所困,岂不悲哉?

  下午的工作还要继续——

叹七贤(原) - 大漠清秋 -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