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清秋

 
 
 

日志

 
 

乃父之风(原)  

2009-07-03 13:09:07|  分类: 生活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班回家,老妈笑吟吟地给我讲了一段趣事。

说的是我们下班之前,她让我那个宝贝儿子去帮他买花生,不一会儿买来了,居然是—块豆腐。

老妈问你怎么给我买这个,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买错了,赶紧退换,这才完成任务。

把事讲完,老妈没忘了补充一句:这下可好,和你当年一个样。

老妈说的当年,是指我曾经做过的两件呆事。一件是让8岁的我到东邻家借烙馍用的铁鏊,我到人家就借来了一只板凳,弄得邻居莫名其妙,老妈亦笑亦恼。

再有一件更不光彩,至今还一直让妻子取笑。

那年端午节,妻子让我去村上商店买江米包粽,我去了却鬼使神差地跟人家说要买豇豆。店员见我很肯定,一边给我称豆,一边自言自语说:这时候买豇豆干什么呢?

接下来的境遇和儿子一样,被取笑然后退豆换米。那店员又说了:我说呢,这时候买豇豆干什么呢?

其实我干的远不止这两件。

七岁那年我办的一件蠢事,险些断送了堂姐的性命。

那时,我和大我一岁的堂姐小胖经常到村东的河边去薅一种叫不上的名字的青草,只知道它能带来清凉。

水清河宽,那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污染。

生长在离水面很近的一簇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堂姐就让我拽住她的衣服,由她去薅。我一只手拿着窝头,一只手拽着她,一下没拉住,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滑到了水里边。

看着她在水里浮沉挣扎,我竟然根本不知道害怕。一边继续啃窝头,一边慢慢地问她:胖姐,我去家叫人罢?

胖姐哪里还能回答,只到我认为她似乎点了一下头时,才慢吞吞地回到了家。

所幸离家不远,所幸离家不远。

我啃着窝头,轻描淡写地对正在擀面条的母亲说:胖姐掉到沟里了。

母亲起初并不在意,随口问了一句:掉哪道沟里了。

我说:就东边那条。

母亲一惊,停下动作问:东边大河吗。

我说是。

母亲急问:她的鞋子湿了吗?

我说:衣服也湿了呢。

母亲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急忙找到正在帮邻家盖房的父亲,冲他喊道:他爸,快点吧,小胖掉到河里了。

接下来看到了一切,让我终于感觉到了严重。

父亲从架上一跃而下,迈开大步跑到了河边。真是万幸呀,我的胖姐没被冲走,还在水面上拨拉挣扎。

父亲衣服没解,鞋子不脱,扑通一下子跳到了水中,一把将胖姐抱住,和随后赶到的邻居一起将胖姐从水中救出。

宽宏的大人们并没有给我太多责备,长大后这件事情成了叔伯姊妹调侃我们的笑料。我见了胖姐我常说:你应该感谢我呀,是我救了你一命。胖姐总是笑着一句:还说呢!

又一件事情真的送掉了一条性命,一只小鸡的性命。

已经20多岁了。那天中午下班,见水缸里静静地卧浮着一只母鸡。可能是它表情很自然,我居然没怎么在意,还想可能天太热了,它想找点凉。于是径直吃饭上班而去,直到晚上二哥疑惑地说,今天一只母鸡淹死在水缸里了,我才想起鸡原来是不会游泳的。

当然,还有。

以后的我每当在生活和工作中,产生得意之念,我就想起用这几件事提醒自己:得了吧,有什么可骄傲,有什么可自豪,你不就一痴人,一个傻子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